当前位置:

OFweek储能网

化学储能

正文

前途未卜 留给银隆的时间已不多

导读: 2018年6月1日,猎云网在对武安银隆新能源产业园的实地探访中发现,银隆停产的严重性超乎想象,影响面亦远超其自身范围。一个创业企业发生的变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整个行业急功冒进的投影。

从邯郸东站出发,沿邯武快速路一路向西,驱车一小时即可抵达武安市。过了武安界,可见青山隐隐,远方淡灰色背景里,林立着大大小小的烟囱。

太行余脉点缀下的武安,自古就是我国冶炼重镇,其采矿冶铁历史始于战国、兴于西汉,绵延2000多年。靠地下资源发家的武安,数十年前就有当地的“小北京”之称,在钢铁等产业强大的吸力下,大量外地人蜂拥而至,一时风光无两。

然而,以钢铁为主导的县域特色经济,在给武安带来光环的同时,也给武安带来环境污染的烦恼,高污染曾是武安的另一个形象,谋求经济转型成为武安的当务之急。

董明珠的银隆危局

(银隆新能源产业园位于武安市东二环处,邯武快速路与309国道交叉口,这里寄托着武安冲刺新经济的希望)

2012年4月,武安银隆新能源产业园成立,这个占地2600亩、总投资高达300亿元人民币的厂区内,设有河北银隆新源有限公司、北方奥钛纳米技术有限公司、珠海广通汽车公司邯郸分公司等,可提供上万个就业岗位。作为银隆新能源创始人魏银仓回报给家乡的一份厚礼,产业园全部投产后年产值可达1200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武安。

“武安撤县建市30年了,现在地痞都走了,钢铁厂减产了,煤矿也关了,最有盼头儿的新能源也不行了……”。

出租车司机师傅与猎云网聊起武安往事,说到新能源,神情一下子黯淡起来。武安银隆新能源产业园,这个寄托着武安冲刺新经济所有希望的厂区,以及董明珠主导下的银隆,当下正深陷在停产的舆论漩涡中。

2018年6月1日,猎云网在对武安银隆新能源产业园的实地探访中发现,银隆停产的严重性超乎想象,影响面亦远超其自身范围。一个创业企业发生的变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整个行业急功冒进的投影。

客车库存触目惊心 停放太久落满灰尘

武安的银隆产业园内建有钛酸锂材料工厂、锂离子电池工厂、储能系统组装工厂和新能源纯电动车的组装工厂等,形成了一条业务上相互支撑的新能源产业链条。

现在,这个链条正发生着恶化的连锁反应。由于武安广通汽车厂区业务不景气,没有销售订单,造成车辆大量库存,整车车间的停产直接导致银隆电池生产车间跟着停摆,从而造成大量员工离职。

董明珠的银隆危局

(银隆的电池生产车间与整车组装车间不在一处,图中厂区位于产业园西侧,主要生产电池。傍晚下班时分,偶有脱去工作服的员工在此等车,两三名穿着工作服在外吃完饭的员工走回厂区)

正在等车的赵佳告诉猎云网,她已经在银隆电池厂工作三年多,大概从半年前起,厂子里的订单开始减少,活儿就不多了。

“以前有订单的时候,上12小时,休12小时;现在活儿少了,上12小时,休24小时,三班倒”,赵佳坦言,“以前累点,有加班费,一个月能拿4000多,出来就是为了挣钱嘛,加点班没什么。现在挣得少多了,工资能拿2000多,女员工拿这么多还可以,男的挣这么少就说不过去,很多同事嫌工资低,经济上扛不住就辞职了……”

据赵佳介绍,作为银隆最大的电池厂,这边生产的钛酸锂电池供对面(猎云网注:指河北广通汽车生产厂区)和珠海总部那边用。由于电动客车的订单减少了,电池厂区也就没啥活儿了。

另一位员工则透露,现在只有3号车间正常生产,其他车间都停了。员工放假,只能听通知安排上班。

董明珠的银隆危局

(员工在微博上抱怨银隆放假)

董明珠的银隆危局

(银隆电池厂区大门北侧,本来用于停放汽车和三轮车的场地,在员工大量减少后,二轮车“鸠占鹊巢”)

董明珠的银隆危局

(有三名员工将叉车从广通汽车厂区开往电池厂区)

在广通汽车厂区,林少华告诉猎云网,整车厂这边工资欠了几个月,保险都停半年了。

“为什么不向相关部门反映一下?”

“相关部门回复了,说保险的事一直在跟银隆沟通。”

董明珠的银隆危局

(广通汽车旁的小饭馆用来卖凉菜的橱柜由于顾客太少已经闲置)

董明珠的银隆危局

(以前每天中午有100多人用餐的小饭馆,现在颇显落寞)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