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石油时代的结束只是时间问题

2019-10-25 09:23
角马能源
关注

中国石油消费的将来是突变,不会是渐变。

文 / 严凯

石油时代会结束吗?

这个问题如果在十年前被提及,恐怕很难得到广泛认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几个世纪以来,人类很难再找到比石油、煤炭更加物美价廉的能源。

时至今日,在当今世界的能源结构中,石油至今仍是最主要的能源供给来源。

不过,随着太阳能光伏、风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的迅猛发展,化石能源已不再是唯一选项,更加清洁、环保的光伏、风电正在慢慢蚕食石油、煤炭的版图。

“石油时代的结束只是时间问题。”中石化集团原董事长傅成玉近日称。

他还表示,尽管这是石油人都不愿意承认的一点,但从目前产油大国都在大力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趋势看,这一天的到来已经不可避免。

当石油时代的丧钟敲响时,产油大国和石油公司该何去何从?答案或许是加快转型。

沙特已经开启了转型之路。今年初,该国一位政府官员曾公开表示,沙特计划到203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60GW,其中太阳能发电40GW,风能和其他能源发电20GW。

为了实现国家转型,沙特制定了《KSA 2030远景规划》和《国家转型2020规划》。在此框架下,该国将有计划地整合可再生能源网络。

石油公司也在加快转型步伐。凭借雄厚的资本实力,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石油巨头壳牌、BP、道达尔通过收购布局新的赛道。

今年2月,壳牌收购德国能源存储公司Sonnen。后者是特斯拉Powerwall在美国家庭电池市场的最大竞争对手之一。

BP则通过旗下BP风投为能源转型“铺路”。BP风头成立于2006年,目前累计投资总额达5亿美元,已投资初创企业超过40家,主要集中在新能源业务领域。

道达尔也不甘示弱。不久前,该公司与中国本土企业远景集团成立合资公司道达尔远景,旨在布局中国的分布式光伏业务领域。

而早在2011年,道达尔曾斥资近14亿美元收购美国太阳能公司SunPower,后者成立于1985年,是美国本土第二大光伏制造商。

相比而言,中国的石油公司转型步伐相对滞后。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2018年,中国石油消费高达1302万桶/天。去年全年,中国进口原油4.62亿吨,占到全球原油产量的16%。

为应对即将到来的“后石油时代”,2018年1月,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能源基金会中国(EF China)与国内外政府研究智库、科研院所和行业协会等机构合作,共同启动“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和政策研究”项目(下称“油控项目”)。

不久前,上述油控项目在京发布《中国石油消费总量达峰与控制方案研究》报告,指出未来控油的“路线图”是:到2050年,油耗控制需要在4.2亿吨以内才能实现我国在《巴黎协定》承诺的1.5摄氏度的温控目标。

在油控路径的指引下,中国在“十四五”规划末期的2025年达到石油消费峰值7.2亿吨,2035年则下降到6亿吨。

中国该如何应对石油时代结束所带来的巨震?

傅成玉称,石油时代的结束,“并不是一点石油不用,将来可能是以化工为主。油控报告中提出,把石油从燃料转为原料,全球的石油消费量相对就会减少。”

控油报告还总结提出实现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的“三大抓手”和“五大途径”。五大途径指的是减量、高效、替代、结构优化和清洁利用。

报告显示,到2050年,在五大途径中,替代和高效的减油贡献率分别为48%和20%,是减油潜力最大的两个途径;其次为结构优化16%、减量15%和清洁利用1%。

这个目标的实现,在具体实施方面,需交通部门的“禁燃”、石化部门的“净塑”和其他部门的“定标”这三大抓手。

傅成玉认为,中国石油消费的将来是突变,不会是渐变。可能这个突变时间延长十到十五年,但是它不会一点点渐变,而是到了一个临界点就会突变。

“正在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建设大型光伏电站的是什么国家?既不是中国也不是印度,而是石油生产国,他们更早的预知到了,石油时代的结束是不可避免的。”傅成玉说。

在他看来,中国最有希望走在世界前列,成为世界领导者的行业就是新能源产业。中国能源行业最重要的就是要发展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新能源产业大有希望。

以下是傅成玉在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方案和政策研究会议上的致辞节录:

关于中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项目(下称“油控”),首先是思想共识的问题。

第一,石油时代的结束只是时间问题,但是结束并不是一点石油不用,将来可能是以化工为主。油控报告中提出,把石油从燃料转为原料,全球的石油消费量相对就会减少。

环保和气候变化迫使整个国际社会加快能源转型问题,中国正在往这个方向走。但是很多人认为这个转变不会很快,认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还是以石油为主,这可能是由于我们长期处于一个稳定的环境中所形成的思维和路径依赖造成的。

石器时代的结束不是因为没有石头了。沙特前石油部长则说,石油时代的结束也不是因为没有了化石能源,而是因为环境保护问题和气候变化问题使得人类的生存状态和生存方式要发生改变。

中东的石油生产国正在发展新能源、可替代能源,他们的发展速度和幅度一点不比我们慢。他们更早的预知到了,这个转变是不可避免的。

另外,我们还看到,由于技术进步,近些年来风电、太阳能的成本大幅降低。2018年,青海光伏项目的上网电价比当地的脱硫煤标杆电价还便宜了0.02元。

所以,这不仅仅是控油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国家如何在中央提出高质量发展、打造现代经济体系过程中,现代能源结构和体系问题。

未来,中国在什么领域上能够走在世界前面,影响或者领导某个行业,5G走在了前面,但是我们最有希望的应该是新能源领域,因为中国的新能源规模大,推动力度大。

如果新能源走在世界前面,那么不仅仅是油控,我们第一会摆脱能源地缘政治。

中国是一个十四亿人口的大国,我们所有的经济发展无论是在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还是第三次、第四次工业革命,动力都是一个核心问题。用新能源动力来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这是中国应该能走在前面的领域。

第二,真正能够摆脱能源地缘政治的影响,现在中国与美国的贸易摩擦,可能发生的任何事情让人提心吊胆,作为大国,我们必须做到基本的能源自给。

从世界能源供给来说,能源并不紧缺,但是现在世界进入了春秋战国时代,不像前二十年、三十年,仅仅用WTO规则就可以实现贸易投资、经济发展的时代,至少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摩擦在各个领域都不仅仅是发生,而且是焦灼的状态。

从这个角度讲,能源安全和国家的经济安全紧紧联系在一起,石油控制问题也远远超出石油行业本身。

中国的能源基本自给,最重要的还是可再生能源,这个不是没有希望,而是大有希望。国家要作为一个长远战略来推动。

报告中提出三个抓手,五大领域。在五大领域中,第一个是节能,节能是我们资源丰富的一个领域,因为我们的能耗高,能源生产、转换和消费的环节有很多浪费。

还有一个原因是技术标准太低,报告也提出,现在只抓环保标准,但是没有在各个领域的技术标准。比如在石油行业,是八九十年代石油部时代的标准。

在石油生产领域,中央非常关注能源安全,中央领导也做了多次批示,要加大勘探力度。每年地矿部登记找到的石油储量都不下10亿吨,但这不是可开采的10亿吨,国际标准是可采储量,其他都不算。

如果我们每年有10亿吨可采储量,现在4亿吨产量都可以实现。

促进中国经济进入未来的新经济体系,我们不应该仅仅从某一个单项、某一个点或者某一个角度看问题,一定要看国家未来经济、能源的整体竞争力。

十九大提出,高质量的发展和现代经济体系的建设,建设美丽中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按照这个观念往下走,最根本的是转变生产方式。

国家在宏观上已经推动了,我们在能源领域里能不能配合国家高质量发展和打造现代经济体系,打造现代的能源体系,推动中国未来二十年在整体经济上有更大的竞争力,能够真正走到世界前沿。

在方法上,从节能到结构调整,清洁发展,实现能源基本供给是不成问题的。现在我们70%是对外依赖,未来转成70%对内,来自自己,通过发展新能源,煤炭清洁利用,包括页岩气和LNG,中国是可以做到的。

需要做的是做出一个国家发展战略和执行规划,然后每年执行下去。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