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储能网

化学储能

正文

比尔·盖茨:不能在储能上抱太大希望(专访)

导读: 首富盖茨认为,世界需要“看似疯狂的主意来应对能源问题的挑战。”他还认为,目前能源领域最大的问题就是——钱没花到对的地方。

  Jason Pontin(JP):你曾说过未来世界将需要更多的能源,来提高世界上许多地区的生活水平。这才是困难的关键所在,对吗?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我们必须打破经济增长和碳排放增长的必然联系。

  Bill Gates(BG):没错。如果你看一下我的碳排放公式的前三个因子(PxSxExC=CO2),P将会增至1.2倍,S将增至2倍,假设有大幅的技术突破,乐观估计E降为现在的0.6,综合起来,C基本上要达到0才能实现零排放。
  JP:那么C什么时候才能达到0呢?

  BG:如果允许贫穷国家和诸如畜牧业这类占用土地的产业,继续排放二氧化碳的话,想把气候变暖的幅度控制在2度,就意味着到2050年,富裕国家必须实现零排放。

  JP:如果贫穷国家以及畜牧业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排放大量二氧化碳,那全球碳排放如何能在本世纪末达到零?

  BG:因为在某些情况下,富裕国家可能在2050年实现二氧化碳负排放。

  JP:你已经注意到了在能源业,仅有0.23%的收入用于研发投入,而在制药和IT行业这个比例分别为20%和15%。你认为能源领域在发明创新和影响力上的巨大差距,应该归咎于投资的严重不足。那么是否有办法改变现状呢?

  BG:如果你回望历史,然后问自己“谁才是能源创新上最伟大的人?”我会认为查尔斯?阿尔杰农?帕尔森斯(Charles Algernon Parsons,汽轮机的发明者)是很了不起的;鲁道夫?地索尔(Rudolf Diesel,柴油发动机的发明者)也是很了不起的。看看他们和他们所就职的公司创造了多少效益。然而地索尔因为破产而自杀,帕尔森斯几乎一无所有。

  正如瓦克拉夫?斯密尔(Vaclav Smil)教授所说的,在技术发明问世的头20年里,绝大多数情况下,能够实施的规模非常有限。当实施周期超过20年时,发明者的积极性会极大受挫。在 IT行业则不然,甚至医疗行业也不这样,虽然有时候医疗从业者觉得20年还不够。

  JP:20多年的投资周期真的是太漫长了,那么,是不是说能源行业需要一个与其他科技领域不同的创新模式呢?

  BG:能源领域的好多创新是与政府的支持分不开的。拿原子能来说,所有的关键研究都是由政府或政府资金完成的。而化石能源领域,虽然一些地质学数据的分析有赖于数字革新的贡献,但是政府投资才得以实现高精水平钻井的能力。

  所以基础研发投入才是大多数能源领域技术突破的动力。我们需要更多的私人风险投资家参与到其中来,扩大创新规模,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把20个领军国家,和一群资助高风险技术的投资家(突破性能源联盟)连接起来。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