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储能网

氢能

正文

全球首个褐煤制氢商业试点项目诞生

导读: 该项目由日本川崎重工(Kawasaki Heavy Industries)引领的财团和澳政府联合实施,旨在实现煤制氢技术商业应用的突破。这似乎预示着,近乎完美的氢经济真的呼啸而来了!

blob.png

全球首个褐煤制氢商业试点项目日前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诞生,这个被寄予很高期待的项目不仅为澳丰富褐煤储量指明了新发展方向,也为氢经济时代的到来注入了更多信心。该项目由日本川崎重工(Kawasaki Heavy Industries)引领的财团和澳政府联合实施,旨在实现煤制氢技术商业应用的突破。这似乎预示着,近乎完美的氢经济真的呼啸而来了!

澳洲褐煤的新出路

《金融时报》4月12日报道称,川崎重工引领的财团与澳大利亚政府达成一致,双方将携手开展一个价值5亿澳元(约合3.88亿美元)、为期4年的煤制氢试点项目,旨在将全球最脏燃料之一的褐煤转变成适用于氢燃料汽车以及发电和工业领域的清洁能源——氢。这是煤制氢技术从试验走向市场的一次重大尝试。

川崎重工技术部副总经理Eiichi Harada表示:“我们很高兴能与澳联邦政府以及维多利亚州政府携手开展这个项目,全球氢市场正在蓬勃发展,该项目有望为全球未来能源需求提供一个更清洁、更关键的选择。”

据了解,川崎重工引领的财团包括日本电源开发株式会社(J-POWER)、日本工业燃气巨头岩谷产业(Iwatani)以及日本丸红株式会社(Marubeni)。而澳大利亚大型可再生能源公司AGL则是澳政府授意的澳方合作者,同时担任项目负责人和运营商。

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表示:“投资新能源并从旧式发电向新一代发电模式转变,对全球而言至关重要,我们正在抓紧实现这一目标。”《澳大利亚人报》消息称,澳联邦政府和维多利亚州政府将各出5000万澳元为这个煤制氢试点项目提供总共1亿澳元的政府资金,这将创造400个本土工作岗位。

川崎重工透露,试点项目所在地是维多利亚州富产褐煤的拉特罗布山谷(Latrobe Valley),将在位于该地区的Loy Yang褐煤矿附近建造一个商业化煤制氢工厂,建设工作将于今年中开始,预计2021年前完成。此外,川崎重工还将开发一个具有成本效益的供应链,旨在将试点项目产生的氢以气态形式运输至黑斯廷斯港口(Port of Hastings)的液化设施,液化后最终运往日本。如果项目成功,有望于21世纪三十年代进入商业化阶段。

分析认为,褐煤含有50%-60%的水,能量密度相对较低,干燥时也容易引发自燃,故运输困难,加上燃烧时空气污染严重,一般难以用作优质燃料。川崎重工希望通过煤制氢技术提高褐煤的价值,同时降低制氢成本。

路透社指出,澳大利亚正在努力寻找可持续利用褐煤的方式,如果这个煤制氢试点项目成功,将为澳带来80亿澳元的经济价值,并使拉特罗布山谷成为全球主要的氢产地,届时澳大利亚也将出现一个新的出口产业,成为煤制氢领域的领军者。

事实上,川崎重工对“氢”青睐已久,早在2009年就开始致力于发展氢。2014年,川崎重工宣布设计全球首艘液态氢运输船,以布局液态氢海上运输预期市场。隔年,川崎重工又开始构建液态氢供应链,重点开发氢供应网络,并与3家公司展开合作,其中日本电源开发株式会社负责推动制氢环节;岩谷产业配合川崎重工开发氢运输船;而日本大林组株式会社(Obayashi)则与川崎重工共同研究氢商业化前景。

低碳经济的赢利点

值得一提的是,川崎重工选择拉特罗布山谷为项目试点所在地,一方面是因为此处富含褐煤,更重要的则是维多利亚州政府强推的二氧化碳捕集计划,该州计划将产氢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运输到枯竭的天然气田中加以储存。川崎重工坚信,这将是全世界最具经济效益的产氢方法。

《澳大利亚人报》援引澳大利亚财政部长Scott Morrison的话称:“通过与日本合作,我们希望能实现碳捕集与封存(CCS)以及煤制氢技术的新突破,从而使氢气成为未来的燃料。”

全球碳捕集与封存研究院(Global CCS Institute)指出,业内正在将氢视为低碳经济领域的赢利点,川崎重工在澳开展的煤制氢试点项目,不仅将为氢经济发展铺平道路,还有望成为CCS技术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同时为应对气候变化风险带来正面影响。

澳大利亚ABC电视新闻网消息称,维多利亚州政府2月时进行了海上地震勘测,以确定埃克森美孚在吉普斯兰盆地(Gippsland Basin)干涸的油井是否适合储存煤制氢项目产生的二氧化碳。但有专家警告称,全球只有极少数商业上可行的CCS设施,如何将CCS技术和煤制氢进行有效结合,目前仍在探索中。

“煤制氢技术中最核心的部分是对固体煤进行处理使其变成气态物质之后再进行制取氢的过程,存在投资成本偏高、污染处理困难等缺点。”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分析师Saul Kavonic表示,“商业化的前提是如何将污染降到最低、如何处理有害废物。”

这个试点项目还面临氢供应链缺乏、商业化应用前景不确定等挑战。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能源专家Patrick Moriarty就不看好该项目,他认为褐煤转氢不现实,因为其产生的排放量与燃煤电站相当。“当有一天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成为主流时,制氢技术才更具环保效益。”他强调。

这个煤制氢试点项目的最终结果,还可能终结业内对于“发展氢燃料汽车还是发展电动汽车”的争论。澳公共政策智库格拉坦学会(Grattan Institute)分析师Tony Wood指出,全球有不少小型氢试点项目正在运营,但川崎重工在澳实施的这个项目颇具规模,其中一大原因是该公司希望开拓一条获取氢的渠道。

当前,日本正在大力发展氢燃料汽车,认为氢是资源匮乏的日本实现能源自给自足和摆脱对化石燃料依赖的一种方式。日本去年底公布了“氢能基本战略”,目标是争取在2030年将氢能发电投入商用,并将氢能发电成本降至与液化天然气和火力发电相同的水平,同时还将大力推广普及氢燃料汽车,要在2030年之前将此类车数量增加到80万辆左右。

日本经济新闻网消息称,一个由丰田、本田和日产在内的11家日本汽车制造公司组成的财团于3月中旬宣布,将在未来4年投建80个氢气站,并打算在2028年3月之前引入更多合作伙伴。目前,日本有101个氢气站,有2400辆氢燃料汽车,不过全都产自丰田和本田。

来源:中国能源报

记者:王林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