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储能网

电气储能

正文

储能步入发展快车道 高成本仍掣肘产业春天

导读: 在众多业界资深人士看来,储能(特指电化学储能)经过10年发展,已经完成了三个阶段的任务。现在行业到了一个转折点,应该从示范工程向商业化迈进了。但在迈步商业化的进程中,储能仍面临高成本与小市场两大难题。

“与张北风光储输项目注重储能与新能源相结合有所不同,深圳宝清储能站是将电池储能站放在配电网,接收远方调度的信息,通过储能监控系统来指挥电池储能站出力,从而起到削峰填谷、系统调频、系统调压和孤岛运行等作用。”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长李海军表示。

当一个个示范项目完成了技术方案的实施与验证后,加入了储能的设计方案在更多的发电侧与用电侧开发中被接受甚至采纳。

今年,北京—张家口高速公路(张家口段)光伏电站及分布式储能试点建设启动,玉门三十里井子风光储电网融合验证示范项目正在逐步并网中……“示范项目的正常运行充分证明了储能完成了前三个阶段的过渡,即基础研发、应用功能验证、功能释放三个阶段,也为商业化推广奠定了基础。”来小康强调。

打破“贵”字传说

迈入商业化进程,储能面临着成本高和市场小两大难题。看似分离,两者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

早期的储能示范项目动辄投入几十亿元甚至百亿元的资金。“近年来,随着电池技术进步,成本的迅速下降,越来越具备工程大规模推广的可能。”刘汉民表示。

据了解,储能电站基于锂电池的度电成本在0.6—0.7元/千瓦时。

从事多年铅炭和锂电池生产的双登集团北京慧峰聚能公司总经理刘晓露表示:“由于储存电量与释放电量是1:1的关系,从经济上是算不过来的。如果不改变现有的体系,没有突破性创新,成本的下降是比较有限的。”这是一道在小盘子里降低成本的计算题。仅凭借企业的力量,要实现储能技术进步、成本降低绝非易事,毕竟这条路已经走了10年。“通过规模化、产业化把盘子做大来实现降低成本。”中国能源研究会储能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俞振华曾在不同场合多次发表上述观点。行业补贴、税收减免、配套优先等扶持政策都有可能刺激行业加快向规模化、产业化迈进。

2014年底,一场声势浩大的新能源汽车热潮激活了动力电池市场。动力锂电的降本思路也在储能锂电企业的心中投下涟漪。暂不论新能源汽车补贴的精准度如何,至少在行业发展方向上作出决定性指引,动力电池企业扩产、投产现象比比皆是。

以磷酸铁锂电池为代表的比亚迪、钛酸锂电池为代表的银隆新能源、三元锂电池等电池企业纷纷投入了这场扩大产能的战役。

据中关村储能产业联盟统计的数据显示,2015年钛酸锂电池成本为4500元/千瓦时,2017年可实现2800元/千瓦时。

12月2日,工信部公布了第四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共有678款车型。其中新能源乘用车63款,包括混合动力乘用车14款、纯电动乘用车48款、燃料电池乘用车1款。新能源客车371款,包括纯电动客车293款、混合动力客车78款。纯电动专用车共244款。

第四批推荐目录的落地,无疑为2017年动力锂电的降本之路再添信心。“只要市场加大,动力锂电的成本就会在下降通道不变。虽然动力锂电和储能锂电是两款不同的锂电产品,但是在动力锂电成本持续走低的影响下,储能锂电的价格会受到关联影响。”俞振华表示。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