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储能网

化学储能

正文

储能独立市场地位确立 提速商业化进程 技术创新仍是关键

导读: 目前,储能在国内仍处于产业化初期,并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主要以功能性示范项目为主。此次《通知》的发布可谓储能政策的首秀,也是储能多次出现在高级别文件之后真正开始落地实施。

  目前,储能在国内仍处于产业化初期,并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主要以功能性示范项目为主。此次《通知》的发布可谓储能政策的首秀,也是储能多次出现在高级别文件之后真正开始落地实施。

  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促进电储能参与“三北”地区电力辅助服务补偿(市场)机制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业内人士称,此次《通知》确定了电储能参与调频调峰辅助市场服务。

  《通知》提出,“三北”原则上可选取不超过5个电储能设施参与电力调峰调频辅助服务补偿(市场)机制试点,发挥电储能技术优势,建立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的长效机制;在发电侧建设的电储能设施,可与机组联合参与调峰调频,或作为独立主体参与辅助服务市场交易;促进用户侧电储能设施参与调峰调频辅助服务。用户侧储能放电电量即可自用,也可视为分布式电源就近向电力用户出售。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5年起,决策层就陆续出台多项支持储能发展的政策。那么,此次能源局发布的《通知》与之前相比,有何不同呢?

  在优品金融研究所政策研究部研究员朱映迪看来,过去政策均是夹杂在其他政策之中,并没有完全针对储能的政策,更未明确储能的独立市场地位。

  朱映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通知》的发布可谓储能政策的首秀,也是储能多次出现在高级别文件之后真正开始落地实施。

  《通知》明确,发电侧的储能设施可与机组联合参与调峰调频,或作为独立主体参与辅助服务市场交易,用户侧的电储能设施可作为独立市场主体,与发电企业联合参与调频、深度调峰和启停调峰等辅助服务。

  毫无疑问,无论是发电侧还是用户侧,储能都获得了独立的市场地位。

  据记者了解,储能可以平滑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波动性和随机性,解决“弃风弃光”困局,被誉为能源互联网的“智能芯片”。

  随着储能示范项目不断运行,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储能市场规模将达到约136.97GW,占2020年全国发电总装机量1800GW的7.6%。

  “中国储能产业起步较晚,储能技术到2020年才开始应用。”朱映迪介绍,由于储能在国内不具有市场主体地位、补偿机制不明确、调度经验缺乏等原因,目前仍处于产业化初期,并未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主要以功能性示范项目为主。

  据悉,储能项目前期投入较大,目前,国内少数企业在技术和产业化应用上成绩可圈可点,但毕竟势单力薄,产业的持续发展需要政府加大扶持力度,通过改革扫清储能推广的制度性障碍,鼓励企业创新商业模式和融资模式。

  那么,国外的储能行业是如何发展呢?据悉,许多发达国家都已经建立了储能参与调频市场的制度。公开资料显示,美国目前占据约40%的全球储能装机规模,是储能产业化应用当之无愧的领头羊,分布式发电和调频服务是其最主要的应用领域。

  朱映迪则认为,目前国家层面需要抓紧制定储能行业的顶层设计方案,加快推出储能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

  有资料显示,早在20年前,北美、日本就有了储能方面的产业政策,并形成各自的运行机制。美国不仅拥有完善的扶持政策,而且已形成较为完善的融资模式和商业模式。2009年以来,美国在储能基础领域的研发投入成本增加,形成了主导全球的产业技术标准。

  面对国外和国内的发展差距,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在储能发展方面不能落后,应该尽快通过政策支持来缩小国际技术差距,一般来说,补贴与扶持的基本原则应该是补贴政策应考虑补贴的有效性,以合理的方式和力度进行补贴,避免社会资源的浪费和行业无序发展。

  “目前,储能的核心问题是技术突破”。林伯强认为,政府考虑设置储能产业基金,关注产学研结合,鼓励创新型储能技术进入到市场中,特别是鼓励高校科研机构加快科技成果转化,这是中国储能创业创新的重要方面。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